© 歌方唱罷
Powered by LOFTER

天火節錄01(千競)-親愛的證人番外

他沒有想過會在如此詭異的情況下再遇到這個人,處於一種危機四伏的環境裡,變態和殺手環伺著的洶湧暗濤之中。

方才腦子一熱,理智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衝上去了,千雪才發現就算競日幹了那麼多好事,將他大哥推下樓,差點坑死了蒼狼,還欺騙了自己感情。可是認出他的第一時間,自己本能的反應還是去保護這個人。


僅僅是因為競日臉上露出了那麼困擾的神色……


----證明我有努力生產番外!


灣家的朋友請來這裡做印調:https://goo.gl/forms/yMUVoBxbAohl6wLj1

使用微博的大陸朋友請在這裡做印調:https://m.weibo.cn/status/4133118417846361...

『親愛的證人』番外片段釋出

蒼狼x叉猡冷西皮預警,內文為甜餅!番外一,三萬字以內。

廣告時間


記大雨片段

 

蒼狼正要穿越軍方行政區走到學院區的時候,外頭忽然下起大雨,雨勢在短短的十秒內變得很大,他只能傻眼的看著一整片的寬闊水幕阻在兩棟大樓之間。

然後,略急的足音往他跑來,規律的像是戰鼓,又輕盈到可以混在雨聲裡。

 

叉玀拿著大黑雨傘繞過轉角,為他撐開,他想接過,那雙清澈的眼睛反而疑惑地望著他,顯然不打算鬆手。

也是了,她總是站在他身後一步的距離,為他撐傘。

 

他們走進雨幕裡。

 

大大雨珠落到地板上,炸開水花,很快地就噴濕了鞋,蒼狼眼角瞄過,發現矮他...

親愛的證人印調來啦!因為是採取預售,所以想要先做個調查

《亲爱的证人》一宣+印调,现代AU全员向清水HE。

一套無敵磚本(分上下兩冊),印量调查请参加投票!

灣家的朋友請來這裡做印調:https://goo.gl/forms/yMUVoBxbAohl6wLj1

使用微博的大陸朋友請在這裡做印調:https://m.weibo.cn/status/4133118417846361?luicode=20000061&lfid=4133118417846361&featurecode=20000180

兩個印調請不要重複填寫!兩個印調請不要重複填寫!兩個印調請不要重複填寫!...

哈哈哈這個好玩,

親愛的證人58

尾聲03

和狷螭狂不歡而散已經是四十八小時前的事情了,不知道是因為狷螭狂的城市太過和平還是甚麼原因,那傢伙居然覺得自己是盤菜,結果根本不夠欲星移塞牙,臨走前臉上的紋身都氣的扭曲了。

不過有檢察官的職位在身,狷螭狂還是能夠給欲星移找小麻煩、不痛快,比方說,狷痴狂要帶走夢虯孫。

其實這才是狷螭狂最開始該辦的公事,食人魔(沐搖光)已經確認結案了,可是夢虯孫母親的案子卻還在進行中,夢虯孫確實是受到狷螭狂保護負責的證人,而且論監護人一點,欲星移確實是無法阻止他的,就算有那一張薄紙證明兩人可能有血緣上的關係,畢竟不如直系親屬那麼有效力。

狷螭狂卻可以輕易的申請到夢虯孫的監護權,並且帶他回到母親被殺...

親愛的證人57

尾聲02

「謝謝雪夜姊姊。」

水藍色捲髮的男孩乖巧的揮揮手,然後轉上了街口,走到了大樓的警衛室,踮著腳尖和警衛講了幾句話。

沒有多久,粉裙子的小女孩和其兄長就從大樓中走出來。

「阿觴~阿觴!我好擔心你呀!」飛淵一把抱住了小夥伴。

「我沒事,飛淵。」北冥觴拍了拍抱著自己的小女孩,又摸了摸她馬尾,才走到傷勢未癒的無情葬月身前,仰頭看著高大的青年。

「飛溟哥哥,你知道我爸爸在哪裡嗎?」

******************************************

走出病房張望的時候,欲星移愣住了,畢竟是警察醫院,他們這些警職會有特別的病房,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會被安排在大魔王的...

親愛的證人56

尾聲01

手機震動,屏幕亮起了蒼狼熟悉的名字,於私,他們是摯友,於公,則是目前任務合作的夥伴,於是他毫無遲疑的接起電話。

「蒼狼,我有點事情要和你商量......」

他想了很久。

在見過那個人之後。

然後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

「撤退!全部都給我撤退!」風逍遙對著無線電大喊,並慶幸著沒有派人進去海境大樓中搜查。

一分鐘前,地面傳來震動,儀器偵測出地底下有場爆炸,形成了不小的震盪。而且地下的爆炸還在繼續,接二連三的連綿著,眾人耳畔縈繞著轟隆隆的崩塌聲,煙塵從排水溝的孔蓋和污水一起噴出來,在九界市舊城...

親愛的證人.短篇番外---王與相

-----------------------短篇混更XD
本番外嚴重劇透 ,請務必先閱覽親愛的證人 正文再來閱讀 王與相

番外一、王與相

海境人都說,鱗王北冥宣愚昧了一輩子,唯一一次清醒的時候,就是立了那個人為相。

一切,要從什麼時候說起呢?

 

他總是做著君主剛登基那時的夢,比自己大上數歲的王者握著他的手,那是他們一同長大的默契,登上大位,總是滿懷理想與抱負。

「從今起,我們要一起將海境帶向富強!」北冥宣的臉上還濺著親人的血,凝視他的眼神卻純粹不過。

鱗族宰相是孤子,養在鮫人一脈的在那樣互相鬥爭環境長大,看著上位者手刃血親而登上大位,似乎不是什麼怪事,權位總是沾滿血...

{ 親愛的證人 }番外及尾聲預告

你們可悲的設計狗歌方終於又回歸了

來把證人的計劃說一說避免我自己反悔,當然你們最好截圖存證,因為我確實還是有可能反悔~啾咪


證人的尾聲就是順著55章之後將劇情大致進行一個完整的交代包括缺舟的事情其實沒有搞完,是的,他還沒完呢。

還有海境留下來一大攤爛攤子,倒楣的鉅子與他兩個徒弟,消失的史賢人等,都會有個交代。(重點西皮:杏默、策雁、史艷文和他兒子、沒有王,然後大概可能應該回有...元缺,因為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不

再來說番外,王和魚會有一個接續尾聲的番外,然後,北冥宣和前宰相會有一個番外,主要是前宰相視角的走一遍王的小時候。(社工!我們需要社會局的救助!)

最...

墨家的神秘檔案-海皇戟篇05

午後三點,整座城鎮開始吹起了大風,陰雲在港口匯聚著,宣告著一場大雨即將來襲,不過這不影響梅杜莎夫人的花園餐廳,他們有些客人是無懼風雨也要來享用美食的,所以下午的準備工作照常進行。

「什麼味道這麼好聞啊?」正在整理外場的艾可摸過來吧檯,挺俏的鼻尖聳動,「廚房裡的味兒嗎?好香好好吃的感覺......」

「我也聞到了。」一旁拖地金髮金眸的萊昂也湊過來,「不過好像不是廚房,是北冥身上的味道。」

北冥封宇聞了聞自己的衣袖,只有洗潔精的氣味,「沒有啊?是說我這件外套中午還沾濕過。」

艾可皺鼻子,「不對,你以前聞起來不是這個樣子。」

萊昂握著拖把,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同事,「我餓了。」

「餓了...

墨家的神秘檔案-海皇戟篇04

欲星移的吃驚只維持了片刻,滄海珍攏就將攻擊那個人類孩子的魁儡滅的乾乾淨淨。

他現在有點頭大,照往常,自己只要搶過神兵,然後甩掉那些討厭鬼就可以了,現在多了一個拖油瓶,他要宰了不肖師弟的附加任務變成有點難度。

房間彼端,玄之玄已經朝三叉戟伸出手來,景物卻在瞬間破碎成霧氣,三叉戟退後到幾米外的距離。


「老七,還是這麼真假不分。」

欲星移的聲音在身後幽幽響起,幽藍刀刃無聲無息的抹了過來,玄之玄驚險萬分的閃開,冷汗都下來了。回頭一看,欲星移露出了露出了鮫人本相,與那柄滲透大海力量的神兵產生共鳴,畢竟鮫人本來就是海洋的兒女,可以輕易的和那柄源於大海的神兵產生共鳴,操控盈滿空間的水氣做出以假亂...

賣身求糧

彷彿活在自己西皮的撒哈拉沙漠一樣。

很久沒有畫了 就塗了驚險的一幕
感謝群裡小伍的脑补对话:
“你是不是以为,你还有机会再看他最后一眼?”

王的眼睛 ……太漂亮了 !我王美如畫 !所以想挖
王 …有吸引變態的潛質

墨家的神祕檔案-海皇戟篇03

坐在海面聳立的礁石,他仰望繁天的星子,隨著潮汐看了千百年。

直到有一天,一道亮光劃過了天際,星子落進了大海寬闊的懷抱。

************************************

「宙斯在上,北冥你帶來的客人怎醉成這樣?」

「看起來也沒有臉紅啊,一杯放倒了?」

幾個漂亮的少年少女吱吱喳喳的圍著北冥封宇還有靠在他懷裡醉死的欲星移,北冥封宇也受到不小的驚嚇,上一秒還在誇他調酒好看的人喝完之後就倒下去,要不是那酒是他親手調的,他都以為有人下毒了。

還是一個褐髮綠眼的少女眼尖,撿起滾到地上銀杯,「這是老闆娘的酒杯,他之前喝過老闆娘招待熟客的月下醉啦,哎喲,難怪難怪!那可是月光...

現實世界的衝擊

我哪裡是個單純的人 !我明明就是魔王哦 !大魔王哦 !

墨家的神秘檔案-海皇戟篇02【魚鱗魚】

警察呼拉拉的跑過去了,欲星移鬆開手,思考起下一步,畢竟強吻人家之後快閃這個選項已經被高他半個頭的擋箭牌擋住了,而背後是冰冷石牆,翻牆也需要一點空間的。

「像電影的情節一樣的晚上呢。」大約看出了他的困窘,年輕人彎了彎唇角,說著一口流利的外語,「晚安,這位先生,希望你有一個美好的夜晚。」

他退後,極為瀟灑的轉身離開。

欲星移鬆了一口氣。

腳步聲停滯住,那年輕人的背影站在原地矗了幾秒,又一次的轉過身來,有點小跑步的走回到他身前,害摸出菱花鏡的欲星移只能把東西放回衣袋裡。

「對不起,我實在對你太好奇了,能不能和我一起喝一杯小酒,告訴我你的故事呢?」那個年輕人眼睛微微發亮,他的好感實在太直接了...

墨家的神秘檔案-海皇戟篇1 【魚鱗魚】

感覺自己還在王相的西皮第一線奮鬥。

對沒錯又是我。


**************************************

欲星移做了一個非常奇特的夢。

他在深黯的暴雨中逆水而行,周圍的海水墨色漆黑,透出腐朽的死氣,浸泡在其中的每一秒都受到侵蝕。

 "放我出去!"

 有什麼東西發出了不甘怨恨的吶喊,在混濁的惡水之下,金色的雙眸狠狠的瞪視著他,將滾燙如岩漿的情緒灌注到他的心裡,靈魂受創的痛楚讓人無法招架。

 "放我出去!"

 忽然,那個東西轉頭,張開血盆大口,把目標轉向一個散出著微光的身影,...

親愛的證人55(正文完)

本章請搭配音樂:Tales of a Sleeping Prince食用

被從水族箱裡拉出的時候,欲星移就知道自己失溫的很厲害了,他的意識懸浮著,看得見、聽得見,卻無法做出任何有效反應,身體不停透過顫抖想要恢復體溫。還有,在心神紊亂的情況下被困被狹窄的玻璃箱裡,看著水慢慢將空間填滿,就是個正常人也要給逼瘋了,他估計自己有段時間脫不了幽閉恐懼症。

沒事,只要身體心理的底子好,總是會恢復的。

而且北冥封宇就如同欲星移所預想的,沒有就那樣人間蒸發,反而立刻回過頭來找他,將他從牢籠解救出來......緊接著立馬跟上次一樣,把他塞給別人!差別在於多哄了一句鬼話,人就直接在他眼前做出自殺的行為!跳下...

親愛的證人54

正文完結倒數

「等等,啊你勒?」千雪突然打破電梯裡的死寂問道,他腦子不好花了一點時間才把事情拂清楚,為什麼聽北冥封宇話中的意思好像沒有把他自己也放在撤退的人群裡。

「我要去解除另外八個炸彈的懲罰機制啊。」北冥封宇反問,一副啊你怎麼上課都不認真的態度,「這不是一開就說好的嗎,那些炸彈已經放了那麼多年了,再不拆,哪天過期太久自爆就不好了,對吧?」

炸彈也是有保質期的啊。

「那我跟你去拆炸彈。」千雪不加思索的說道。

電梯停了,發出叮一聲,悅耳的。

率先往前一步的北冥封宇微微側過頭,幽幽地說道,「不行,千雪,那裡你不能跟來。」

那瞬間,配合著這句話,電梯的燈光暗了,就像什麼驚悚片的場景一...

親愛的證人53

水上摩托車的那點光亮消失在視線裡時,動態的感應燈也應聲熄滅,北冥封宇在一片漆黑之靜立,聽著惡水的叫囂。

「這車坐的下三個人,一起走。」

其實剛剛那個警察問他的時候,眼神非常的真誠,就只是單純無法放一個少年留在陰暗的地底。

知道自己沒有看錯人的那瞬,北冥封宇真的心動了,真的想要和那個孩子一起離開,不管不顧,捨棄一切的離開。

但是他做不到。

海境是他生長的所在、他的根,也許他的生活不能說是幸福的,有著太多太多的痛苦和逆境,但是就因為活的坎坷,那星光般稀微的幸福才會在夜空綻放。

*****************************************

「小鬼,抓緊我!」

一...

花心『鱗魚』

「師相,今天中午可要和本王一同午膳。」下早朝後,北冥封宇如是問。

欲星移躬了躬身,「謝王關心,但是臣有要事須前往苗疆一趟。」

「那本王等你吃晚飯吧。」北冥封宇不加思索的說道。

「不了,王先用膳吧,臣會在苗疆吃過了再回來。」

「喔,那師相路上小心。」沒有注意到北冥封宇臉上有些失望,欲星移告退之後,行色匆匆的走了,因為忙,實在太忙了。

鱗王自然也是很忙的,只是他身為海境之主,鎮守海境就是他的工作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幸虧他的師相見識多廣、善於外交、敏於內政,實在是不可多得的治國良才。

...只是最近他們話題大多是只繞在公事,連一起坐下來吃頓飯,都難了。

同樣的情況還有......

「師...

親愛的證人52

揭開謎底


「在你慷慨地為愛赴死前,有些事我必須跟你說明白。」

缺舟沉金色的眼睛隱隱發亮,很鄭重的握著北冥封宇的手,進行訣別。

「我和星移......」北冥封宇本來想抗議什麼,被缺舟一瞪,消音了。

心理醫生很滿意,「乖,告訴我,你現在的感覺如何?」


「缺舟先生,你應該知道只要記憶完全的情況下,我是一直都可以控制的。」北冥封宇有些焦躁,現在是跟他說這些的時候嗎?

「透過自虐不算能夠控制。」缺舟聽北冥封宇說過,那種感覺像是有人在耳邊低語著蠱惑,想要觸摸殺器的寒光,透過片刻的痛苦換來更長時間的清醒,有時候患者覺得很值得。

「我現在也沒有想要自殺,我沒有實際行動過!。」北冥封宇立刻...

親愛的證人51

叮,您的小幫手硯寒清已經上線(X)

本章大爆炸!

****** 

"他"誕生於鱗族師相被診斷出絕症那一年,被海境的醫者小心翼翼的從仿造人類子宮的環境裡親手抱出來,男人熟練的輕輕拍打嬰孩背部,直到那一聲響亮的啼哭劃破天際。

男人將嬰孩交給助手之後,走出無菌室,換下綠色的手術袍,穿起白大褂兒,拿著助手填好的資料表,寫著時間日期與一切檢查資訊,唯獨姓名欄是空白的。

走出了管制區的大門,男人立刻被等待許久的助理攔住,「硯博士恭喜!你老婆剛生了!是一個男孩!」

男人欣喜若狂,將報告往口袋一塞,就拔足狂奔。

布置溫暖的產房中,男人的妻與子靠在一塊兒安睡著。

男...

親愛的證人50

本章理論上,是需要預警的。

證人急轉直降奔往更奇怪的方向了。

說好停更,但是今天是愚人節,那就更吧。

她從小看著父母相處,明白女人的身分向來是較弱勢的一方,但是和高堂之上的人比起來,父親與他所瞧不起的女人一樣,都是弱者,只能臣服著在強權之下。

她繼承了母親的賢慧,遠比父親更狡智果斷,她小心翼翼的經營著自己的名聲,溫婉賢良宜家宜室的寶軀貴女,德性無可挑剔,因為她剷除了所有可能挑剔她的威脅,剷除所有對於寶軀末氏的威脅,並將那些未氏女受過的傷害,加倍奉對方。

理所當然的,她在父親死後得到了寶軀未姓的支持。

終於,前任的鱗王召見於她。

少女穿著淺藍錦緞雪白裙紗,出水芙蓉那般素淨不染塵埃,...

不!不要離開我!

休更

因為各種原因,主要是我二十年來失敗的人生決策所導致,我大概會停更到四月中旬。

實話:我要準備爭取實習的機會基本沒時間寫文,不過四月中截止,所以四月中就會回來倒是真的。

人生嘛。我已經預見了掉粉,嚶嚶嚶

只能讓在魚缸裡的欲星移,腫成豬頭的上官鴻信、被修羅國度劫持的史艷文,還有爛心一顆還被杏花甩掉的默蒼離等等了。

她的騎士

西方奇幻au
電腦死了 ,手機碼文
死亡騎士西經 滅國王女無焰
「你老是跟著我做什麼呢?騎士。」她好聽的聲音有著淡漠的困惑,不懂森間微雨下的一曲為什麼會引來死者,「你已經死了呀。」
穿著陳舊的鎧甲與斑駁褪色的披風,腰間掛著鏽蝕的長劍,死掉的騎士安靜無聲地望了蒙著面紗的仕女一眼,漆黑的眸,與青春的容顏不相符的銀灰的髮。
這一眼讓她按在琴弦上的手指微微用力,指甲泛白,「如若你是因為琴聲而來,那便讓無焰再為你談一曲吧,聽夠了,請前往安息之地吧。」
然後,她便在灑落草地的晨光中,彈奏著一曲又一曲,直到指尖迸裂出血花來,如同石雕般佇立的死者才有了動作。他抓住了女子的手,冰冷但是依舊柔軟的大手執著白皙的柔荑,碧...

親愛的證人49

 「等等喔。」白袍醫生溫聲的道,摸了一把瘦成骨頭的七歲小娃,「我去給你弄杯熱飲。」

他乖巧的點頭,坐在旋轉椅上踢著腳,手臂頭臉是剛包紮好的新傷。

然後,他忽然聽到一點細小的、斷續的哭聲從醫生沒有關上的門縫裡傳進來。

北冥封宇跳下椅子,像是受到那個弱小帶著懇求意味的聲音召喚,走出了這間偏僻的辦公室,轉進另外一條昏暗的走廊。地下室特有的風聲呼嘯而過,帶來無盡的陰森,走廊盡頭一道努乳白色的霧面玻璃門透出一線微弱的光,哭聲正是從此傳來。那是一個純白的空間,置中的金屬高台上有個玻璃箱,一束暖黃的保溫燈打下來,好像裡面裝的是稀世的珍寶一樣。

北冥封宇墊腳尖一看,是個粉雕玉琢的胖娃娃,正閉...

親愛的證人48

本章證人含有元缺的成份。

欲星移雖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但是對於旁人的話還是有點回應的,他隨口答了句,「我不記得了,不過不餓。」

「你不記得了是因為你什麼都沒有吃!前面給我停車。」千雪按住他的肩膀,強硬的說道,「你想要把自己累垮嗎?那北冥封宇怎麼辦呢?誰來替他籌謀?」

欲星移渾身一震,乖乖地在路邊停車,讓千雪叨念著下車去便利商店買吃的,又走回來,敲車窗。

「沒帶錢是吧?」欲星移眉頭微挑。

千雪尷尬的接過了欲星移遞來的鈔票,轉頭捧著一大堆食物回來,叫欲星移去副駕駛座先喝點熱米漿。

「你很習慣照顧人。」

「這是以前給我兄弟給練出來的,後來遇到北冥封宇,我覺得那才叫習慣照顧人。」

千...

遺忘之後-腦洞段子3-不一定會用的人物設定相關情節

奇幻童話AU

時隔多日的腦洞再現。

主要配對:千競、藏史、赤溫

三杰是純友誼

千雪:背負屠龍任務的勇者

羅碧:勇者身邊有隱藏任務支線的獵人朋友

溫皇:負責任務引導的小仙子、小精靈、小叮噹?對,就是那個馬克杯大小,長著半透明翅膀,飛行的軌跡會掉落亮亮鱗粉的那個。

競日:毒龍


勇者千雪的武器設定

「這確實很像我的笑藏刀啊!手感也是一樣好!」千雪握著新得的刀,觸感溫潤的刀柄就像是在與一位老朋友握手一樣,而光亮的刀身上蝕刻著一行緞帶飛舞似的字體。

星亮的鱗粉落下,溫皇停落在刀面上,很自動替兩個文盲翻譯(這一路他就是個導航儀定位器現在還要身兼收尋引擎與翻譯機)。

「擁有此刀者,...

1 / 6
TOP